【泰式青咖喱鸡】煮一碗青涩岁月

作者 | 六月 15th, 2015|News, Traveling|

Curabitur nisi ultricies A 说起与泰餐结缘,不在泰国,而在悉尼。 数年前刚到悉尼的时候,澳大利亚还是一个‘下午五点就关机’的国家,夜幕之下只有餐馆会勉强开到八点。想吃宵夜,只能跑很远找一家广东菜馆,筷头之下的选择无非是粥面蒸炒。吃着虽然熨帖,但总觉得有点寡淡。 印象里,第一个把亚洲活色生香的深夜饮食文化带入悉尼的就是泰餐。他们不仅义无反顾地开到凌晨三点多,还诚心实意地推出了宵夜菜单。有的小吃甚至只在深夜供应,白天恕不招待。 记得有一道很好吃的深夜特供甜点,其实就是炸面团儿,捏成X形,色泽金黄,蘸上青绿色的班兰甜酱,简直美好。卖这道甜点的泰餐厅通常要排队,好在临街是一面落地玻璃窗,玻璃那边就是明档厨房,窗根底下排着一溜大铁锅,滚着油吐着泡,排队的时候可以看厨子炸甜点面团,时间过得很快。嫩黄色的柔软面团扔下去,还没沉到底就被一大团气泡着急忙慌地托起来,浮在油面上慢悠悠打转儿,不一会儿炸泡了就会有长筷子伸过来,这么轻轻一翻,两面金黄的时候就被捞走了。 百看不厌。 撇开这道深夜甜点,每次去泰餐厅,不论是午饭晚餐,工作还是约会,都有一个保留项目:咖喱。吃了那么多咖喱,黄的红的、森林咖喱、排名世界美食第一的马沙文咖喱,我觉得最耐吃的还是青咖喱:百搭,甜辣适中,还有那么脱俗的颜色,仿佛读书时的青涩岁月。 回上海以后,即便有那么多的泰餐厅,却始终吃不到让我满意的青咖喱。有的太淡太稀没味道,有的太多香料满嘴渣,有的太懒只用现成的咖喱酱。 差强人意的次数多了,就觉得,还是动手自煮一锅【泰式青咖喱鸡】比较靠谱。